西林霜叶绯

本命意绮/九,书素/解,南北双秀,墙头多,以上cp不拆不逆。。。
上色渣,多线稿。

票:下次不准单独行动!
芳:……好

就想打个tag,原谅po是个渣ಡωಡ

早上好~来点早餐会不错哦?

(南北双秀)意外

ooc严重,慎点!

1.

原无乡是一只仓鼠;
倦收天也是一只仓鼠。

2.

在倦收天还没出现的日子里,原无乡一只鼠生活在大大的笼子里,左一口瓜子右一口水爽得如同天上鼠间。

3.

但是故事中的主角总得遭受点意外,故事才能进行得下去,不是吗?
作为本故事主角的原无乡当然也就不出意外地遭受了意外。

4.

那是个傍晚,原无乡正兴高采烈嗑着瓜子。突然门一开,灯还没亮,陌生的气味就已经闯入了原无乡的嗅觉范围。原无乡有点炸毛:是陌生人,不,陌生鼠的味道!阿妈带了另一只仓鼠回来!灯亮的时候,原无乡紧紧地盯着阿妈手上提着的黄色笼子里胖胖的黄毛仓鼠,随着阿妈越走越近,原无乡停下了嗑瓜子的动作,三两下把所剩无几的瓜子塞到颊囊后,连爬带滚地抱住了自己温暖的小窝,抗拒的意思很明显,哼!吃不完我还要兜着走!

5.

所幸的是,阿妈并没有把那只黄毛仓鼠塞进自己笼子,只是隔着笼子放在了自己隔壁,原无乡松了一口气差点以为地盘不保,警报解除!''要好好相处哦~''阿妈留下这句话就回房间了。
夜已深,阿妈睡了!起来嗨!原无乡高兴地把脚下的轮子踩得''咣铛''作响,累了嗑一会儿瓜子又再继续,整间房子只听得到自己轮子的声音真不错!等等!自己?原无乡没有忘记今天来的新邻居,它的想法很简单:不占自己地盘的都是朋友,于是原无乡跑到笼边去搭讪新邻居:''小胖子~你睡了吗?''黄毛仓鼠瞥一眼原无乡,默默地啃了口玉米片反驳道:''我不叫小胖子!我叫倦收天!''我只是毛多了点而已!
''倦收天?你的名字真奇怪啊,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原无乡!''
''哦''一声,倦收天继续啃玉米片没吱声,原无乡见它再没理会自己,觉得自讨没趣,心里堵着口气,只得把轮子踩得又更响了些。

6.

天蒙蒙亮,原无乡刚睡下,阿妈顶着两只熊猫眼走出房间,二话没说,一把抓起倦收天放在原无乡昨晚踩得咣铛作响的轮子上,又把倦收天的食盘挪过来加了把玉米片,倦收天想从轮子上下来的念头被阿妈一句话打消了''倦倦,你就蹲这儿不要乱跑,阿妈晚上回来给你加多两把玉米片!''
于是,原无乡有新室友了!!

7.

原无乡醒来的时候太阳准备下山,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心爱的轮子上居然蹲着只倦收天!而且这只倦收天居然还在悠哉游哉地啃着玉米片!噢不!这不是真的!原无乡开始进入了石化状态,脑瓜子不停闪现一个个疑问:它自己过来的?怎么过来的?它也会开笼门?它什么时候过来的?…………
倦收天看着它石化般的表情,神色淡然地说出了残酷的真相:''是你阿妈把我抓过来的。''
''……''原无乡的表情继续石化,还隐隐的出现了裂痕,噢不!阿妈不爱我了!
倦收天看着原无乡的状况不太好,可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只好拿了块玉米片,露出自认为友善的表情:''你要吃吗?很好吃的!''
''……''裂痕好像又更大了些。。。

8.

把原无乡从石化状态里解救出来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笼子里的慕潇韩。它正盯着倦收天盘子里的玉米片,是的,慕潇韩是一只蟑螂,还是只饿了几天的蟑螂,所以,它现在需要进食,可是倦收天整只鼠扒住了放玉米片的食盘让它无从下口,慕潇韩正暗自苦恼,突生一计,它恶狠狠地盯着倦收天背后露出些许皮肉的颈脖,那里还隐约能看见鲜嫩的血管,他狞笑着,大牙一张准备下口!突然,''啪!''的一声,慕潇韩还不清楚什么情况,就进了间''黑屋子''。原无乡爬上倒扣困住慕潇韩的食盘,看着依旧扒在玉米片上面的倦收天摇了摇头''小胖子,快起来吧,蟑螂没了!''
闻言,倦收天环视一周,确定看不见蟑螂的踪影了才安心从玉米片上下来,''谢谢''
''果然是吃货啊,关键时刻居然是保护食物,你没看到它要咬你吗?幸亏小爷出马啊!''原无乡一脸得意,只是,很快它就后悔说出这话了。
''那……那是给你留的玉米片,不能被它抢走!''倦收天有点委屈,却一脸认真。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才会一直趴在上面就算是被咬也没关系吗?原无乡哑然,心里却淌过一股暖流,从那以后它没再叫过倦收天胖子,也没再抗拒倦收天待在自己的笼子里。

9.

倦收天喜欢跟原无乡待在一起,因为原无乡会笑着倦倦,倦倦的叫自己;原无乡会打开笼门带自己爬上窗台看日出,原无乡还会跟自己讲很多很多新鲜的见闻,比如:阿妈第n次恋爱又失败啦;隔壁公猫燕歌行为了追求对面楼另一只公猫冷别赋做过很多糗事啦;阿妈朋友家中一只白猫与一只金翅鸟恋爱啦,还有楼上一只会打勾拳名叫山龙的狗一个月前收到了徒弟……等等一些诸如此类的八卦,问原无乡怎么知道这么多奇闻,它笑着说是因为阿妈有时候出差会把它寄放在邻居或朋友家的缘故,倦收天听完后,恍然大悟地说了句:''我也一样啊!''然后原无乡的表情再次出现了石化。

10.

原无乡自那天知道倦收天是阿妈朋友出差暂时寄养到自己家之后,心情一直很矛盾,一方面想着等倦收天回家之后自己又能过一口粮一口水''左拥右抱''的日子不是很好吗?一方面却发现自己其实高兴不起来——它希望倦收天能留下来。然而时间从不会为原无乡矛盾念头的抉择而停留,早已注定好的结局终会到来。
又是一个美丽的黄昏,夕阳与晚霞交相辉映着,特别漂亮,可是原无乡没有欣赏它们的欲望,它隐隐地察觉到那个日子就是今天。7点刚过,门锁准时打开,伴随阿妈脚步声响起的还有谈笑声,原无乡嗓子眼都提了起来!果然来了!倦收天还不明所以就被原无乡奋不顾身地一把抱住了。原无乡害怕不已,但还是存有一丝侥幸心理:或许,来的不是倦妈呢?
只是,可能吗?
当倦收天被抓回黄色笼子里时,原无乡头一回这么讨厌这只黄色笼子尽管它曾经希望倦收天能一直待在那里。原无乡深感无力,可还是不愿意放弃:它凑到笼边伸出爪想抓住倦收天的爪子,告诉它自己的不舍以及为自己伤害过它的言行道歉。倦收天好像明白了原无乡的想法,也凑到笼边伸出自己的爪子,它们努力伸长爪子想要抓住对方却总是差那么一点。如果仓鼠能流泪的话,估计原无乡现在正泪流满面,''倦收天,倦倦,倦倦……''不要走,剩下的话说不出口如鲠刺在喉。倦收天同样难过,但还是努力挤出一点笑容:''再见,原无乡''
我会很想很想很想你的!

11.

倦收天回家一个星期了,原无乡的状态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很糟,它感觉胸口像裂了个大口子,空气一直往里钻,冷!打了个寒颤,它又默默地继续往自己已经鼓鼓的颊囊里塞玉米片,这些玉米片是要留着给倦倦吃的!
又是一天7点刚过,阿妈已经准备开门了,只是今天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阿妈是哼着曲儿回来的,看来又谈恋爱了。
门一扭开,空气中熟悉的气味让原无乡停止了咀嚼,它有些不敢相信地嗅了嗅,生怕出了差错又多嗅了几次,直到阿妈把倦收天放进自己的笼子里,原无乡才真的可以确定倦收天回来了,它的倦倦回来了!原无乡激动得说不出话,只好把颊囊里的玉米片都拿出来,然后它发现倦收天也在拨弄着自己颊囊,等两只小家伙捣鼓完各自的颊囊后才发现对方居然存着自己爱吃的口粮!
它们不约而同地看着对方开怀大笑起来。只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倦收天可以一直跟原无乡在一起了。

12.

啊?你问慕潇韩怎么样了?哦,它被关''黑屋子''的那晚就被阿妈带去厨房了。你这么聪明一定能猜到阿妈做了什么~

================

1.我不管,最后一小节强行凑数
2.昨天下午嗑瓜子时候的脑洞
3.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笔哈特
(。・ω・。)ノ♡

沉迷于儿砸的美貌无法自拔\(//∇//)\
完美的脸型~安静的美男子o(≧v≦)o
屏幕已被舔碎(。・ω・。)ノ♡

先说好,欧欧西架空,伪科幻,性转有,巨雷慎~

(南北双秀)灵颂之巅

01.过去的人

残阳如血,经过长期战乱的苦境大陆依旧继续着日复一日的战硝。

''全体队员注意,10秒后将有100只常规级登录东海岸,柳峰翠小队注意保护好''灵''!''

''收到!''

''倒计时:5、4、3、2、1,全军出击!''

望着屏幕上不断消减的红点,央千澈紧皱的眉头没有一丝放松''这些可恶的怪物一天不打完,''灵''的安全就不能得到保障,可恼的是队里唯一的狩灵员此刻还躺在中央监护室,北芳秀——倦收天!真希望你能早点把那该死的精神枢结量恢复正常,我们可支撑不了太久啊!

''报告,东南方常规级已经全部消灭完毕!没有发现变异级!''

''报告,西北方常规级已经全部消灭完毕!没有发现变异级!''……

听着各方捷报,央千澈轻呼一口气,想着这一阶段性保护任务总算告一段落,现在只要撑到其他分队的狩灵员过来把灵收集起来,这一次的任务就能结束了!

突然,身后监测员惊恐万分地喊道:

''央大队!距离''灵''西南方1公里处发现三只变异级正以100m/s的速度前进,预计10s后抵达''灵''的所在地!''

''什么?不好,全体成员注意,立刻支援柳峰翠小队!''

''明白!''

''倒计时:5、4、3……''

''可恶!来不及啊!''蓦地,

''轰隆!''爆炸声传来,央千澈惊讶地看着屏幕上三颗标示着变异级的蓝点消失不见,急忙叫人调监控画面并联系柳峰翠:

''柳副队,怎么回事?快汇报现况!''

''央大队!在距离''灵''300米处发现SS级灵兽出现!是他消灭了那三只变异级!啊!不好!''灵''……''

余下的话语已被一片杂音取代,画面一出,指挥室众人皆惊,央千澈忙转头看屏幕:
画面中柳峰翠小队三名成员已暂时失去行动能力,一名全身覆盖着新型高强度韧性防弹特制衣的银发少年右手高举着无菌瓶里刚收集到的''灵'',对着镜头挑衅邪笑,墨色分析仪遮住了双眼,看不清情绪。

央千澈眯了眯眼:这人……给他很熟悉的感觉,像是……

忽而,少年摁下耳边的装置,左眼的镜片降了下来,血红的瞳孔,带着轻蔑的神色盯着监控镜头,央千澈不禁大骸:这是…原无乡!即使另一只眼睛被挡,但是!那张自己看着长大的脸怎么样都不可能会认错!

''怎么可能!?原无乡早在四年前就…不可能!不可能!''

央千澈反复确认着屏幕中少年的脸,只见少年轻轻挥了挥手,纵身跳跃,消失于众人视线。

''斋玉髓小队到现场协助柳峰翠小队归返基地,各小队整军休顿,人间世监察官报告司部''灵''被不明少年夺走,不明少年疑似死于四年前意外爆炸案的''B系列''感染者:Z分队队长原无乡!''

央千澈直到下达完指令都不太敢相信自己刚才所见的画面。

但是,那张脸,错不了!就是原无乡!

上色渣,就到这里吧ヘ(;´Д`ヘ)

好久没撸了~今天把魔爪伸向了书素~不能怪我,实在是你们太美好了~你俩看看能不能认出自己,反正我认不出啦啦啦(ಥ_ಥ)

等粮吃的日子好艰辛,没粮吃的日子好难熬!

南北双秀《七日谈》


国庆的脑洞,七天长假一日一洞~对于谈的是什么,噫!不可描述不可描述~

D1.一眼留魂

原无乡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了,这是他16年来第一次见到那么漂亮又有个性的女孩子!一头耀眼的暖金色短发,狭长英气的眼角,小巧圆润的鼻尖,还有那可爱的嘟嘟唇,虽然现在是紧抿着的,可是
''好白,皮肤好好,好漂亮!啊啊!她看过来了!!''
目光相接那刹,原无乡的脸都要烧起来了!心脏砰砰作响盖过教室一切喧闹。
金色眼瞳带着一丝不悦瞪过去,似在谴责他的无礼打量,尔后发现对方并没有退缩,面对那仿佛藏了星星的银瞳,平静了16年的心海第一次起了波澜,有点难为情,看来只能跟坐在后座的柳峰翠聊天以驱散这别扭的感觉了。
''她要说话了!!好期待!那么漂亮的人声音也一定很好……''
听字还没想完,原无乡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额,什么错误呢?首先,最起码,他不该先入为主把对方认做''她'',听着那虽夹杂稚气但已经带有些低沉的嗓音,原无乡顿时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是男的!不对,是他!他是男的!他是男的!''
整一场数学模考原无乡都处在''他是男的!他是男的!''的低蘼状态中,可想而知考出来的成绩是如何的''满江红''了~等考完试原无乡还不忘去看一眼贴在对方桌上的信息
''倦收天!很好!我记住你了!''
可是日后想起,原无乡心里其实非常感谢这一次''事故''

D2.一触即发

原无乡发现自己喜欢上倦收天是在刚升上高二那年秋天的某一个夜晚,那时他已经和倦收天打成一片,成为铁哥儿们了,刚好周末,又是师弟莫寻踪的生日,于是他们一个宿舍的人都出去庆祝了。
喝醉了的倦收天乖巧可爱,双睑遮住了锋芒毕露的金瞳,长睫留下一片迷人阴影,白皙的脸颊染上红晕,平日里总是紧抿着的薄唇微微嘟起,像是清晨里树梢上刚成熟还挂着露珠樱果,好不诱惑!
原无乡绕是清醒着的也不禁被蛊惑,想起日间隔壁班的女生向倦收天告白,原无乡内心就不是很舒坦,又看了一眼倦收天,突然意识到这人只在自己面前展现柔软的一面,想到这里,原无乡心跳骤然快得好像不再是自己的,5cm,4cm,3cm……停!原无乡心中警铃大作:
''你在干嘛?原无乡?他是你兄弟!倦收天是你兄弟!''
连忙拉开两人距离,伸手拍拍脸颊好让自己清醒清醒,就在他背过身拍脸的时候,倦收天的手微不可察地紧了紧。

D3.惊鸿一瞬

原无乡表示很无措:喜欢自己的好兄弟,对方知道一定会吓一跳,很嫌恶自己吧?为了减灭想要亲近倦收天的那股冲动,他只能暂时和倦收天拉开距离,让自己冷静冷静,认真思考自己对倦收天的情感,可是他发誓他不是故意''壁咚''那个女生的!只是班上同学都在起哄,加上自己平时和谁都能玩一起,不玩又好像孚了大家的面子,但是,他看见了,风吹起墨绿色窗帘在玻璃窗留下深色的影子时,映出了倦收天眼角的晶莹,''是不是……''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心中一阵紧缩,升起一股喜悦之情,深吸一口气收起那一瞥惊鸿的惊讶,他当没事发生一样继续和别人打哈哈。心里却忽然变得明朗。

D4.一如既往

倦收天想跟原无乡上同一个大学,读同一个专业,在同一个班,住同一间宿舍,但是,原无乡的功课比自己要好,说不定,这次又要分开了,像千年之前,那么久了!还是无法避免那个结局吗?还是说这就是宿命?想到这里,倦收天又悲又痛,心酸和苦闷席卷而来,酒一杯杯地灌,更是有越来越烦躁不安的感觉,把自己的神智都一寸一寸烧糊了,等他察觉到酒有问题的时候已经晕得七荤八素了,恍惚间有人抱起了自己,是谁?应该不是原无乡,他记得原无乡被人拉去喝酒了,心里开始升起惊慌的感觉,下意识想要向原无乡求救,无奈眼皮沉重睁不开眼,想喊又喊不出声音,四肢无力,脑袋昏昏沉沉
''原…无乡……''

D5.一念之间

原无乡承认自己是喝得有点多了,不过还没醉,他喝了一圈回来发现一件很讨厌的事情正在发生:
自己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不喜欢的人;而且当这位自己不喜欢的人在碰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就显得那人更加讨厌了!!
他努力维持着嘴角僵硬的笑容不动声色地拍开正在抚摸倦收天头发的手
''葛同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二班毕业酒会应该是在遥远的D2包厢才对 ,是喝多了吗?我可以送你回去哦!''
葛仙川本来还在考虑要怎样把倦收天带走,还没摸够呢!就被一把打开了,定眼一看是原无乡,就更恨了''我看倦收天喝醉了,作为表哥看着点他怎么了吗?再说,我又没喝多!''
原无乡眼眸一沉,继而笑开了:''一般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醉,我看葛同学你啊是醉得不轻啊!''
眼睛四下翻看,拽住过路的罪负英雄:''罪负,罪负,你们班葛仙川喝醉了快带他回去吧!''
罪负一向都跟原无乡玩得很好,听到原无乡这么说也没想太多应了一声就拉着葛仙川回去了,葛仙川真的很想揍一顿坏了自己好事的原无乡,碍着罪负是自己朋友,又不好发作,只能嘀嘀咕咕地被拉走了,回头却发现原无乡抱着倦收天走了!!

D6.一往而深

倦收天是喊着原无乡名字醒来的,却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卧室,倦收天努力回想失去意识之前的事,记得那时原无乡不在身边,还有人抱起了自己!他连忙了掀开被子,却看到自己原本的衣服被换了!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当事实横亘在面前这刻,心里还是无法接受!''不会吧!?''心里霎时升起了对某人的罪恶感还有对施行者的怒气和恨意。
''咔嚓'',是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倦收天没有想太多,随手抄了床边一支铅笔就冲过去,不料刚站起来腿一软,整个人就因失衡往前栽去,他绝望地闭上眼睛
''完了,唯一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身体落入坚实的怀抱,鼻间传来熟悉的梧桐木香,这是!倦收天不可置信地看向抱着自己的人,温润如玉的面容;和煦含光的银瞳;天生的菱形笑唇,再配上那一声柔和轻唤:''阿倦…''
可不就是心心念念的原无乡嘛!倦收天心下一定,忽生起了委屈的情绪,眼眶泛酸 ,他抱住了原无乡的颈脖,细声抽噎。

D7.一吻天荒

原无乡在做糖烧鸡翅时听到倦收天叫自己的名字,心里一喜放下手里的活儿就上房间了,推门瞬间却见倦收天快摔到了,惊得他连忙就去接住那人,还好床离门口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可是没想到倦收天还是哭了,记得自己确实是接住了他啊!不明所以的原无乡瞄到了倦收天手里的铅笔,回想起进门时倦收天的动作反应,略微思索,已明白七七八八,心间满是怜惜疼爱的情绪
''阿倦,不要哭啦,你看,我们不是都好好的吗?''
''嗯''我知道,但我还是想哭
''阿倦,不要哭啦~我做了好吃的在厨房,我们一起去吃宵夜好不好?''
''嗯''等一下再吃,我先哭一会儿
''阿倦,不要哭啦~你再哭我就要亲你了!''
''嗯'',''欸!?''倦收天还来不及反应唇上就已经传来柔软的触感,眼前是原无乡放大的脸,近在咫尺的银瞳倒映出自己充满讶异的金瞳,那双银瞳好像有强力介质一般刺激了自己心中的什么东西在乱撞,从心房闹闹哄哄地冲上脸颊,羞得他立刻就闭上了眼睛
一吻终了,原无乡看着连耳尖都红透了的倦收天,低笑着说出了如千年前一样的真心话:
''阿倦,我喜欢你,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闻言,倦收天身体一震,似乎意识到原无乡已经回想起他们的过往。他满心欢喜地伸手揽住原无乡的脖子,凑上前去蹭他的鼻尖,望入他的银瞳,
''好''
一字言毕,以唇封缄,一吻天荒。

—————————————————————

后记:

凤栖梧

原无乡摸了摸窝在自己大腿上的红色凤鸟,突然想起小时候在自家梧桐树下见过的那一只三尾青鸟
''阿倦,你一直是红色的吗?有没有别的颜色啊?''
倦收天不满原无乡停止手上的顺毛动作,蹭了蹭他的手心,得到轻抚作为回应,他才慢悠悠的说:''有啊!我的第三魂就是青色的。''
''那…那那那…就是说!''
''没错,你小时候见到的那只青鸟就是我。''
''怪不得别人都看不到你,原来……''那只是你记忆的一缕魂,游荡了千年,只为找寻我,还好,我们最终还是在一起了。
原无乡心头一松,便起了捉弄那人的心思:''阿倦啊,凤凰为什么会喜欢栖息在梧桐树啊?''
倦收天想了想觉得梧桐树蛮香的
''也许是因为梧桐香吧!''
''我就知道阿倦是爱我的~''
''什…什么?''
''哈,阿倦还不明白吗?因为梧香亦是无乡啊!''原无乡开怀大笑,满意地看着那人,不,那鸟,僵直了一秒,随后快速地把头埋进大腿。原无乡伸手拨了拨他的九尾翎羽,继续诱哄那鸟,
''阿倦,你说是不是?抬头看看我,是不是嘛?''
倦收天觉得自己又一次被调戏了,坚决不肯抬头,羞愤不已,只得用后爪虚虚抓一把那作弄他尾巴的手。

南北双秀《无双》番•前尘如梦

觉得还是应该甜回来,毕竟还是舍不得虐啊!
我是亲妈!

''所以?这是我和你的故事?我们真的那么要好吗?''
原无乡不解的托着腮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倦收天
''可是我没有半点印象啊!''
倦收天苦笑了下,将失落按到眼底,温柔地看着面前才到他腰一般高的''白团子''
''没关系,你只要记得现在我们在一起的回忆就好。''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比什么都好,而且,我不希望你记起之前那么不堪的回忆,我只希望,这一次换我周全你,换我保护你,换我照顾你,你只要在原地等我就好,我发誓,这一次绝不放开你的手!
''喂喂喂,呆阿倦,我说我饿了,你听到了吗?发什么呆?亏今天还是中秋呐,饼都没有怎么赏月啊?''某只团子不满地撅起小嘴。
听到熟悉的撒娇声,倦收天回神,心里一暖,捏了捏对面不满的小脸
''好,好,好,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饼。''
小原无乡看着倦收天兀自出神不理会自己,心里当然不爽啦!这人真是的,明明平日里就把自己捧心尖上宠着,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要他向东就决不向西,整天一副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自己的样子,偏偏每次跟自己说起过去两人故事的时候总爱走神,真是呆子。管他们什么之前很要好呢?反正自己不知道过去的那些事,而现在,阿倦是属于他的~

倦收天可不知原小团子对他的看法,原无乡能回到自己身边已是万幸,他不想再经历没有原无乡在身边那七百年如同地狱般绝望的日子了,想起那为原无乡收集魂魄的七百年,他不由得拽紧了拳头:所幸,他还是回来了,这一次,绝不放手!
诗对几巡,饼过几盘,已是深夜,待两人洗漱完毕就寝,原无乡早就困得直打哈欠,眼睛一闭就找周爷爷下棋去了,倦收天笑了笑,摸了摸他柔软的发,小心翼翼地抱着他,也进入梦乡了。
梦回前尘,眼前又是那片耀目的红白花田,倦收天看着这熟悉又绝望的场景,只觉得心又一次被狠狠地剜着,血流不止,痛得让他窒息,忽闻一句:
''我恨你,恨你,恨你……所以,能不能,就到这里了?''
''不!不!不!原无乡不要!!''
倦收天惊恐万分地伸出手想要捉住什么,他怕,他怕,他好怕啊!
''阿倦,阿倦,你怎么了?快醒醒!你抓得我好疼!''原无乡委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倦收天一激,从梦魇中挣脱出来,仿佛惊魂未定,心还在噗通噗通狂跳,他看着小小的原无乡,蓦地一把抱住他,低声哽咽起来:''还…好,呜,还好……''
原无乡原本睡得好好的,就觉得手臂突然生疼!硬生生疼醒后就看到倦收天头冒冷汗,下唇紧咬到煞白出血,手还不停地在抓什么,吓得他赶紧就叫醒倦收天了。
此下,他被倦收天抱在怀里,听着那狂跳失律的心响,又听到平日里情绪少有波澜的某人痛苦哽咽,心里忽然弥漫起酸酸的情感,这莫名又熟悉的感受是心疼吗?这人是真的吓坏了吧? 原无乡把手抚上倦收天的心口,一下一下地轻拍:''不怕不怕,不疼不疼,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不要怕哟~''
感受到了熟悉的体温,倦收天渐渐控制住自己情绪,摸摸怀中小团子的脸:''对不起,被我吓到了吧?来,我看看伤到哪了?''原无乡见他平静下来了,就听话地把左手递了出去,看到那节玉藕似的小手臂上扎眼的淤紫,倦收天更难过了,帮原无乡上完药哄他睡着后,倦收天一人匆匆离开了房间,去了放置维持原无乡魂元本体的密室查看,他担心那一捏不知道对七元石蒜花有没有怎么样了。
看到花还好好地在阵法中吸收天地灵光豢养自身时,他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缓缓走回去房间途中,思绪却不受控制地往回忆坠去。
那花最初只是一片石蒜花瓣,是当初素还真拼着五成功力以锁魂术强行扣下原无乡飘散前的最后一缕魂,自己当时因走火入魔躺了三个月才知道,此后,自己便踏上了历时七百年的集魂之路,所幸,即便过程很是艰辛痛苦,他的原无乡终是回来了,他永远不会忘记当收集到第六魂,原无乡第一次化形出现自己眼前时,自己那无可比拟的欣喜若狂之情让他再一次相信希望是存在的。他们是有缘分的!所以!他绝不允许他们有什么差错。
走到房前,打开门,看着熟睡的原无乡,忽尔想到:今天是中秋,虽然过去南北道真分裂两人也好多年中秋没在一起过,那七百年也是靠着那朵花熬过的,但这次不一样,今年是拥有完整神识的原无乡陪自己过的第一个中秋,而且,顿了顿,倦收天微笑看着那一抹小小的人影,他相信,以后,他们还会在一起过很多很多个中秋,很多很多个除夕,很多很多个大大小小的节日。
——————————————————
后记——北芳秀的厨(xian)艺(qi)修行

原小团子很不高兴!因为阿倦做的烧饼味月饼不好吃!
''哼哼哼!我要去翠环山找素素!''屈阿伯的手艺可好啦!上次他跟倦收天去琉璃仙境检查身体的时候就有吃到过屈阿伯特制的''营养餐'',他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
''不行,中秋节怎么能离开家过呢?而且,素还真现在也一定是在云渡山啊!我们这里距离云渡山太远了,我不想你太累了,好好好,我们不吃月饼,吃烧饼吧!''倦收天好言好语相劝着,摸了摸怀中小团子脸颊边的鬓发''而且,不要叫他素素''
''为什么素素会在那个凶和尚那里啊?为什么我不能叫素素为素素啊?''原无乡仰头看向倦收天
''呃,这……''倦收天有点无力望天,该怎么向小无乡解释那么''复杂''的关系呢?他总不能跟小团子说一页书有私下跟他''商量''自家团子的教育问题吧?他不会忘记自家团子在素还真怀里蹭的时候,一页书瞥向自己的眼神,额,真是。。。
''诶呀,说了这么久,我们的烧饼还没吃呢!来,吃饼吧!这是你最喜欢的糖烙烧饼哦!''倦收天决心要转移话题
''不要,不好吃!''某团子干脆嘴一撇,连饼都不看了。
''。。。''倦收天默默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学好庖丁之能,牢牢栓住这只团子!!!